海口放宽人才落户政策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2019-01-09 15:42    编辑:公子潇     浏览量:

(原标题:海口放宽人才落户政策 多地户籍政策追求 人口年轻化) 新年伊始,海口加快了其招才引智的步伐,在学历、年龄上进一步放宽了人才落户的条件。 1月4日,海口市发布放宽人才落户的新政,将学历范围扩大至应届高校和职校或海外留学归国毕业生;在年龄上,

(原标题:海口放宽人才落户政策 多地户籍政策追求 人口“年轻化”)

新年伊始,海口加快了其“招才引智”的步伐,在学历、年龄上进一步放宽了人才落户的条件。

1月4日,海口市发布放宽人才落户的新政,将学历范围扩大至应届高校和职校或海外留学归国毕业生;在年龄上,将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或是中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或技师以上资格人才从40周岁放宽至55周岁,全日制专科学历或高级工职业资格或执业资格人才从40周岁放宽至45周岁。

发布放宽人才落户新政,海口并非孤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8年以来包括杭州、天津、厦门、沈阳等不少城市对大学生、技能人才等降低了城市落户门槛,并辅之以住房、就业、收入等诸多优惠政策。

而相关政策也在前述城市迅速产生“井喷”效应。消息发布当天,在海口进行网上居住登记的人数已经超过4.5万。

受访专家表示,人口要素越来越成为决定城市发展潜力的重要因素之一,与一线城市更强调海外人才、高端人才相比,以杭州、海口为代表的二三线城市在制定人才落户政策时更突出追求人口结构年轻化与实际需求。

追求人口结构年轻化

新一轮的“户籍新政”,与此前全国范围内一线与区域性中心城市相比,特点鲜明。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此前全国范围内的落户新政主要由一线城市或区域中心城市率先发起,争抢的人才属高层次人才,侧重布局高端产业或增强原始创新能力。

“而此轮‘户籍新政’更像是前一轮人才竞争的延续,更集中在二三线城市为主,追求人才年轻化与贴近产业实际需求成为了新一轮“户籍新政”的最大特点。”他说。

诚如胡刚所言,新一轮“户籍新政”集中在包括天津、厦门、沈阳、海口等二三线城市,政策内容存在较大相似度,应届毕业生与技能人才成为“招才引智”的重点。

比如,2018年9月29日厦门出台的《重点群体来厦落户实施细则》(下称《实施细则》),对五类“重点群体”到厦门入户实施新政。在《实施细则》中,应届本科生与往届本科毕业生被放在前两条。

而针对技能人才落户,厦门则放宽了要求:男性50周岁以下、女性40周岁以下,在厦连续缴保满1年的中级工或者在厦合法稳定就业的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可落户本市集美区、海沧区、同安区、翔安区。

再如,2018年10月份杭州发布的《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完善市区户口迁移政策的通知》(下称《政策通知》)中,尤其调整了对高技能人才引进户口迁移政策,即45周岁以下具有技师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及35周岁以下具有高级工职业资格人员,在杭州市区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3年,且在杭州市区有合法固定住所,可申请在杭州市区落户。

针对放宽技能型人才落户门槛,胡刚认为这与城市产业发展密切相关,吸引人才最根本的是适应当地产业。以海口为例,旅游业与服务业在海口产业结构中占比较大,提高技能人才对于提升海口的高端服务产业至关重要。

“当前我国中东部地区不少二三线城市的制造业转型仍然需要一个过程,很多产业更加需要熟练的技术工人。这也是为何近年来不少二线城市发布的人才落户政策中,皆将技能型人才纳入其中的根本原因。”他说。

而针对追求年轻化人才,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这已经成为一种必然趋势。“我国的人口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人口数量的增长动力开始减弱,其中全国的劳动力总量已经连续6年在减少,2017年比2016年新生儿数量少了63万。”

在他看来,二三线城市在引进博士、海归等高端人才方面,与一线城市相比没有优势,把门槛放低到本科或是专科毕业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未来城市发展动力不足的难题。“本科或专科毕业生年龄小,但消费能力较强,也可成为未来城市产业发展的主力军。”

释放人口结构动力

多地颁布“户籍新政”背后,深层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在董玉整看来,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城市升级的发展需要。“当前城市,一方面人力资本在消减,一方面城市又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说到底,城市发展还是要靠产业,产业还是靠创新人才。”

一项数据表明,中国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从2012年开始下滑后,人口红利消减已经成为影响城市发展的重要因素,而这种人口老龄化趋势已经开始向二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甚至是一线城市传导。

“有研究认为,‘人口红利’是中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而近年来的经济增长减速则与‘人口红利’的衰减密切相关。”董玉整认为,当前很多城市的抚养比在变高,主要是抚养老人压力在增大,而养老、医疗负担加大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积累和投资等,拖慢城市发展的进度。

在他看来,城市推行“户籍新政”,根本上还是着眼于城市人口结构带来的发展动力。

胡刚也认为,人口结构的年轻化会让城市更有活力、更具创新力。“深圳当前的人口结构就属于年轻化,平均年龄为32.5岁。”

“户籍新政”确实也在人口结构年轻化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据了解,“户籍新政”实施以来,落户的“新西安人”已突破了百万,西安市户籍人口和流动人口的平均年龄为37.39岁,比户籍新政实施前年轻了1岁多。

但海南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李世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并不能一概而言。“相比西安,海口未必能够实现同样的效果。”

实际上,海口人才落户新政一出,多被外界解读为“房产政策”。不少观点认为,海口当前的环境与机遇对年轻人才落户上的吸引力不大,反倒是对50岁左右年龄的人吸引力更大,这部分人更愿意在海口购买房产用于数年后的退休。

李世杰认为,上述观点恰恰反映出了当前海口在放宽人才落户政策的局限性。他建议,未来应该在海口乃至海南范围内对户籍制度进行试点。“对于海南发展自由贸易港,要突破以往的户籍思维,人口的自由流动对于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只有人口自由流动,经济才能快速发展。”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