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黑幼儿园”酿祸端 两名幼儿被忘“校车”内致一人脑死亡

    来源:现代快报    发布时间:2020-09-16 09:15    编辑:沙风     浏览量:

(记者 邱骅悦 王晓宇 文/摄)家住连云港的谢先生一家原本生活美满,但在最近,一起事故却改变了这家人的生活轨迹。2020年8月31日,谢先生的两个儿子文文和瑞瑞(化名)在乘校车上幼儿园后,被看护人员遗忘在车里,直到中午才被发现。经过抢救哥哥文文转危为安,

(记者 邱骅悦 王晓宇 文/摄)家住连云港的谢先生一家原本生活美满,但在最近,一起事故却改变了这家人的生活轨迹。2020年8月31日,谢先生的两个儿子文文和瑞瑞(化名)在乘“校车”上幼儿园后,被看护人员遗忘在车里,直到中午才被发现。经过抢救哥哥文文转危为安,弟弟瑞瑞却昏迷至今。9月15日,现代快报记者从海州区教育局获悉,涉事幼儿园曾因无证无照,在2019年就被取缔,但其却在被取缔后擅自恢复经营。

噩耗:兄弟俩被忘“校车”内,弟弟长期昏迷“脑死亡”

2020年8月31日,家住连云港的谢先生接到了幼儿园园长范某打来的电话。电话中范某并没有多说什么,只告诉他,文文和瑞瑞出了事,让他赶紧到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

文文和瑞瑞是谢先生的两个儿子。文文是哥哥,今年6岁,瑞瑞只比哥哥小一岁,兄弟俩是同月生的,感情非常好。在2019年6月的时候,考虑到两个孩子到了年龄,谢先生决定把孩子送去幼儿园。在经亲戚介绍后,谢先生选择了范某经营的“市场街双语幼儿园”。

△涉事幼儿园原店面

这家幼儿园位于连云港海州区,是范某运营的,每个孩子每月交600元“学费”。考虑到价格合适,加上范某的丈夫顾某承诺,能每天开车接送孩子,谢先生就此放下了心,让孩子上了这家幼儿园。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事故就在“接送”的过程中发生了。

8月31日早上7点20分,谢先生和往常一样,把两个孩子送上顾某的车后再去工作,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在赶到医院后,他才被告知,到了幼儿园后,孩子们并没有被顾某叫下车,而是被遗忘在车内。当天连云港最高温度约32℃,孩子们被锁在车内,一直到中午才被人发现。

医院诊断报告显示,文文和瑞瑞于8点至10点30分之间被锁车内。被发现时,两个孩子“全身衣物湿透,面部潮红,呼之不应,四肢瘫软”。其中,哥哥文文被诊断患有热射病、脑病和应激性高血糖。弟弟瑞瑞的状况则较为严重,且持续昏迷不醒。医生当场就开出了两份病危通知书。

△哥哥文文被诊断患有热射病、脑病等

9月15日,谢先生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说,经过治疗,文文已逐渐恢复,目前能正常交流、活动。但瑞瑞却始终处于昏迷状态,至今未能醒来。为了救治瑞瑞,谢先生一家花费了十多万元,带着瑞瑞先后前往徐州儿童医院、北京儿童医院求医治疗。但两地医院的医生都告诉谢先生,瑞瑞目前已处于脑死亡状态,即使救治得当,也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弟弟瑞瑞状况严重,至今未能苏醒

谢先生告诉记者,事发后他才听说,范某经营的这家幼儿园可能没有资质,他对此感到很后悔:“早知道这家没有资质,我怎么可能放心把孩子交到他们手里?”在事后,范某曾垫付了部分医药费,还表示愿意私了。但谢先生也表示,家里已经在找律师,他决定用法律的武器为孩子们讨个说法。

现场:学前班大门紧闭,门店招牌被清除 

9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连云港市海州区市场街,道路两旁都是门面房,在朝西的一排门面房中间,就是曾经的“市场街双语幼儿园”。这是一幢三层高的楼房,所有门窗紧闭,一楼有两个卷帘门,卷帘门已经锈迹斑斑,二楼和三楼绿色的窗玻璃很突出,三楼的窗户上还留着“中班”和“学前班”字样,一楼绿色招牌上的字已被全部清除,但隐约还能看到“市场街双语幼儿园(学前班)”的字迹,右下角还有一个电话。

△涉事幼儿园原店面正在招租

边上一名店主介绍,市场街双语幼儿园已经开办多年,以前学生比较多,后来附近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拆迁,最近两三年幼儿园的学生就少了很多。今年8月,幼儿园又从现在的位置搬到了马路对面,“搬到自己家去了,不过9月4号就关了,就听说出事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就在道路斜对面,相距二三十米远,记者看到一座三层小楼,其一楼绿色的门牌上面字被清除,但能看出曾挂过“双语学前班”和一个电话号码,一楼玻璃门外装了一个铁栏杆,上门挂着锁,玻璃门内拉着窗帘,透过中间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散乱摆放着一些儿童的玩具。

△涉事幼儿园招牌已被清除

记者在现场并没有找到涉事的“校车”,据谢先生介绍,所谓的校车其实是顾某驾驶的7座私家商务车。由于幼儿园的孩子并不多,这辆校车主要用来接送文文和瑞瑞。

一邻居阿姨告诉记者,她是看到有派出所的人上门来贴东西,才知道“双语学前班”出事,“以前他们家孩子多,后来慢慢少了,今年听说只剩几个孩子。原来(门店)在街对面,一年要5万元房租,他们租不起,就搬到家里了,现在又出这事,之前大家还劝过(他们),就几个孩子也赚不到什么钱,没必要再开了。”

记者试图拨打范某和顾某的电话核实情况,但截至发稿前,电话无人接听。

回应:幼儿园去年曾取缔,系擅自恢复经营

这家“市场街双语幼儿园”到底有没有相关办学资质?当天上午,记者来到海州区教育局了解情况。该局副局长高明柱告诉记者,海州区从2016年开始就在全区对无证无照的幼儿园开展清理整治,2017年9月正式下文,并与各街道、镇街签订清理整顿无证幼儿园工作目标承诺书。全区经梳理,共有123家无证无照幼儿园,“市场街双语幼儿园”就是123家之一,经过多次整治,到2019年12月,全区123家无证无照幼儿园被取缔,市场街双语幼儿园也被关停。

该幼儿园所在的朐阳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小芹介绍,为了配合教育部门清理无证幼儿园,街道做了很多工作,多次找到幼儿园所租房屋的房主,做其工作,并联合公安、城管、消防、安监等多个部门开展多次集中行动,“他们家态度比较强硬,被我们关了,过一阵子又开了。”李小芹说,直到去年,才最终将该幼儿园关停。

不过据谢先生描述,这一取缔工作并没有让幼儿园停课,他们直到2020年1月才停止上课。中间因为疫情,在2020年6月又恢复了上课。

对于这一情况,高明柱和李小芹均认为,原则上讲,市场街双语幼儿园负责人范某在自己家擅自恢复经营,其所办的已经不叫幼儿园或者学前班,首先她没有办理任何手续,而且据了解,在她家的孩子都是亲戚、朋友或者关系户介绍的,一共十几个,“她家顶多算是家庭托管,帮亲友看护孩子的一个看护点。”

“后来我们听说范某在幼儿园被关停后,自己还找了一份工作,我们以为她不会再开了,没想到她又私下雇人在家搞了这个点。”李小芹说,事发后,公安机关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街道再次联系多部门对范某在自己家设立的这个“学前班”关停,工作人员现场劝导其他孩子家长将孩子接走,并明确告知该地方已关停。

据了解,事发后,海州区教育局立即联系各镇和街道,再次对全区可能存在死灰复燃的无证幼儿园进行排查,做到发现一家取缔一家,确保不留任何死角。同时,高明柱也表示,他们也非常关注两个孩子的情况,并将继续跟踪此事,督促范某承担其该承担的责任,确保孩子的救治以及后续问题得以妥善解决。

律师:或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

江苏天熙律师事务所周小迪律师认为,顾某将两个幼儿遗忘在车中,并最终导致一名幼儿受伤,另一名脑死亡的行为已触犯刑法,或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过失伤害他人致人重伤,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周小迪介绍说,如过失致人死亡,则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过失致人死亡情节较重者,将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时,周小迪也强调,此案中受害者为未成年儿童,且犯罪嫌疑人是负有特定职责的人员,按照相关法理,属于酌定从重处罚情节。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文地址:http://xdkb.net/p1/118573.html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