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学霸妈妈:一路自学 55岁硕士毕业

    来源:新浪教育    发布时间:2019-06-25 09:49    编辑:山茶     浏览量:

华中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近日的毕业典礼上,60后声乐专业硕士毕业生周亚松在网络走红。3年前,她和女儿一同考研,比女儿早一年考上变成学姐妈妈,于今年6月20日顺利毕业。 考研的想法是我一直都有的,现在终于实现了。湖南常德人周亚松告诉澎湃新闻(ww

华中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近日的毕业典礼上,60后声乐专业硕士毕业生周亚松在网络走红。3年前,她和女儿一同考研,比女儿早一年考上变成“学姐妈妈”,于今年6月20日顺利毕业。

“考研的想法是我一直都有的,现在终于实现了。”湖南常德人周亚松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自己从小热爱音乐,高中毕业后曾考上了技校,却因为家庭条件不好而放弃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心里就有了一个重返大学的梦想,一直到工作很多年,都念念不忘。”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周亚松一边工作、照顾家庭,一边开始自学考试,1988年到1990年,她通过成人考试拿到了长沙师范学院幼师班的中专文凭。1997年到2001年,她又通过成人高考获得了专科文凭,次年便参加专升本考试,成为了音乐学专业的本科学生。彼时,周亚松已经38岁,但她却不甘心止步于本科学历。

受到周亚松的影响,女儿吴悠自幼热爱音乐,从小无论是上钢琴班还舞蹈课,周亚松都陪着女儿一起练,“她在前面学跳舞,我就在后面练习。”两人一起在当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跳过双人舞,也一起参加过钢琴四手联弹的比赛,相处得像闺蜜一样。

2015年3月,大学毕业近两年的吴悠决定考研,此时周亚松已经51岁,毅然决定提前办理退休,和女儿一同备考研究生,“我还记得是2015年年底考试,2016年3月复试,4月7日就公布了录取结果。”意外的是,周亚松成功被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录取,女儿却落榜了。“我说要不我陪你再考一年,但女儿说‘妈妈你也不容易,你有这个梦想,就去读吧。’”

2016年9月1日,周亚松独自赴华中师范大学,开始三年的读研生涯。次年,女儿吴悠也成功考上同校同专业,周亚松成为了女儿的“学姐妈妈”。两人住在同一栋宿舍楼,周亚松住一楼,女儿吴悠住五楼,每天,母女俩背着双肩包一起上课,一日三餐一起在食堂吃,期末一起在图书馆复习……周亚松说,这就是她梦想中的大学生活。

今年6月20日,55岁的周亚松顺利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谈及未来的计划,周亚松说:“学习是我终生的职业,我还会将学习进行到底。”她说,未来会参加一些公益演出,如果有精力,还想继续深造,考声乐专业的博士。

毕业典礼上周亚松和女儿的合影  

[对话]

“想圆自己一个大学梦”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会产生陪女儿读研的想法?

周亚松:首先考研的想法我是一直都有的。当年高中毕业后我考上技校,但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就没有去上学。从这开始,我心里就一直有一个梦想,重返大学的梦想。后来参加工作后,我也没放弃艺术方面的学习,通过成人教育获得了中专、大专、本科的文凭。

我还记得2003年五四青年节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有关中国梦的讲话,其中有一段话对我鼓励非常大,“敢于有梦,勇于追梦,勤于圆梦”。因为我也是崇尚活到老学到老,之前计划退休后也要考个研究生,没考上我就去读老年大学,我觉得学习是一种终生的职业。正好2015年的时候,女儿说她想参加研究生考试,我就想着正好可以陪一下她,或许还真的能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澎湃新闻:对于你51岁还要继续考研读书,身边人支持吗?

周亚松:我身边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我的朋友、家人,几乎百分之八九十都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考研有什么用?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若真的去考研,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此外,家人也会说,你要以家庭为重,但实际上我觉得,家庭和学习工作都是有联系的,我不认为家庭就是柴米油盐,学习是很重要的自我提升,也是家庭的一部分。所以不管什么样的声音,我认为只要是积极向上的,我必须要坚持到底,坚持自己的底线,所以就有了考研这个行为。

澎湃新闻:备考的时候你是怎么准备复习的?

周亚松:当时我和我女儿在华中师范大学外面和别人合租了一个房子,就开始“魔鬼式”的训练,每天早上6点起床,中午稍微休息半个小时,然后就继续复习,有时候复习到晚上12点多。

澎湃新闻:备考期间对你来说比较困难的是哪一部分?

周亚松:最困难的是英语,我是零基础开始准备,记了又忘,忘了又记。后来我女儿给我介绍了一个很好的方法,要我多背几篇范文、做真题,就这样一直训练。孩子有空的时候就陪着我一起互相背。有时候孩子压力比较大,我会给孩子开开玩笑,因为我性格比较开朗。她喜欢让我模仿比如赵本山、陈佩斯,尤其是陈佩斯喜剧演员的形体动作,她就开心。

“未来有机会还是想继续读博”

澎湃新闻:得知录取结果后,你的感受怎么样?

周亚松: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能考得上,这个出乎意料,我们一家人都很惊讶。我还会认为这个是不是搞错了。其实女儿没考上我还是心里不好过,我们家人倒是希望她考上了我没考上。因为刚开始考的时候,我想我是肯定考不上的,但结果是这样。所以我就和女儿说,要不我陪你再考一次,她说:“妈妈你也不容易,你有这个梦想,你就去读吧。大不了我明年再考。”

澎湃新闻:读研时和班里同学年龄相差较大,会感觉到代沟吗?

周亚松:他们都是94、95后,我从脸上看有沧桑感了,但是我性格比较开朗,心态非常年轻。在学校和90后相处以后,她们朝气蓬勃积极向上阳光的精神,也感染了我,让我心态变得更加年轻。她们也没有感觉到我是不一样的,我也没感觉我是老太太!

澎湃新闻:你和女儿会有共同的课程吗?

周亚松:我们不在同一个班,平时上课是碰不到一块的,但我选了她今年开的一个重唱课,我跟她这节课是相同的。这节课是她们那一级的,但我喜欢就尝试一下,本来我的学分已经修满了,16级就我一个人选修了这个课,只有这节课可以和她一块上。但我当时并不知道她也选了这个课,所以也是比较巧合的。我不想干涉我女儿的学习,所以最后的重唱我也没和女儿一起,是和他们班的另一个同学合作的。

澎湃新闻:毕业后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周亚松:将学习进行到底!学习是我终生的职业,对我来说是件很快乐的事情,是一件我喜欢的东西。世界上的知识是学不完的,我崇尚活到老学到老,不管考不考得上,如果有机会我会继续深造考声乐专业的博士生,学得更好,因为在我的概念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此外,我也想做一些对国家和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参加公益演出,希望我的歌声能带给大家美的享受,用这种精神感染大家。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李珮雯

责任编辑:黄晓冬

原文地址:http://edu.sina.com.cn/kaoyan/2019-06-25/doc-ihytcitk7448698.shtml?cre=tianyi&mod=pcedu&loc=6&r=25&rfunc=28&tj=none&tr=25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